我一直很喜歡寫作,通常給我一個標題我就可以一直批哩啪拉的打出很多字,字量從300到2000以上都有。但會寫作不代表文筆很強,也不代表是在寫可以發表的文章,更不代表寫出來的東西別人可以理解。對我來說寫作就是一個把心情抒發的方式,也可能是把一些工作的事情記錄下來變成工作筆記,下次再做一樣的時候就可以透過工作筆記的文字紀錄加速處理進度。我很常寫工作筆記,可以說是幾乎每天都會寫到,而這些工作筆記偶而會整理成草監網路的文章,而這些文章我都會確保表達方式非常的白話,以免我自己下次再看時完全看不懂我在寫什麼,這就是我寫作的標準——「確保下次自己看得懂」。

但仔細回想起來,自己的寫作過程,會發現沒有題目,或題目我其實興趣不大時,很容易寫一寫就擺在那裡,變成一個片段,文法成為一篇文章,而這些變成片段的內容似乎永遠就是卡在那裡,我既不會完成它,也不會再利用它,但奇怪的是我偶爾還是會去看它一下,期待哪一天我會完成它或運用它,但直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沒有發生過再次運用或寫完的狀況,也許這也是一種屬於我的斷捨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