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份工作

在當全職Soho之前,我在一間財經科技公司上班,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內做了一個跟Facebook差不多的平台,老闆的偶像不用猜,肯定也是蘋果賈伯斯神話,你如果你對賈伯斯的認知只有他在發表會上的自信、幽默與親和力強的形象,那你肯定對賈伯斯的認識沒有很深入,因為賈伯斯根本就是個瘋子,易怒的個性、疑人的態度、不愛洗澡的他,三不五時就會飆罵其他人,這才是賈伯斯真正的樣子,而不是發表會上那樣的形象。

我這個老闆也是這樣,平常看起來人很和氣,但每天都在飆罵員工,甚至丟滑鼠、搖螢幕、摔鍵盤等等脫序的行爲樣樣都有,而一個平台除了開發其外,平台上線後後續的維護、營運都需要人力,但我就在差兩天滿三個月的情況下,我被開除了,而且是坐在旁邊跟老闆有說有笑的開完會後,回到座位上,我看到上面放著「非自願離職書」,然後法務站在我的座位上,我才知道我被開除了,而老闆在這一刻只是抓著包包衝出辦公室,彷彿他不想這個壞人的情況下,飛奔式的跑出去了。留下滿腦空白的我以時抓著我問「這到底怎麼回事?」的法務。

這一切的起點

怎麼回事?就是我無預警的被開除了,我緩慢的打包著我的物品,但其實我也沒啥東西打包,當過我同事的人肯定都知道我桌上空空如也,我只要一下班,我的座位根本彷彿沒人坐過似的,當打包的差不多之後,我那個突然衝出去老闆也走回來了,一臉很不好意思地跟我說「我其實第一次請產品經理,我也挺沒經驗的」,意思就是他覺得他找錯人了,頓時間我也傻了,我在沒有任何部門資源的情況下,一個人東拼西湊的,還要指揮其他部門完全不太甩我的設計師與工程師,就這樣在沒有自己的戰隊的情況下,我在三個月內做了一個類似Facebook的平台,裡面還有很多財經類的東西都是我完全不懂的,而這樣的狀況下,工作這麼久第一次遇到老闆覺得我不ok,那我還能說什麼?笑著說了句沒關係之後,我就拿著非自願離職證明離開了,接著後續就是靠著這張非自願離職證明領了半年的失業給付,而我的失業給付每個月有兩萬五千多塊,比當時的基本薪資還高一些,我就是靠著這筆失業補助金開始我的全職Soho人生,就算沒收入我還補助金可以用。

當然一邊做全職Soho的期間我也是陸續有在面試,一直到失業給付領完,我依然找不到工作,但免強可以靠接案維持自己的開銷,而且我的運氣比別人好一點,我的合作夥伴工作在開發領域的能力非常的強,比我還強上千倍,所以只要他沒辦法做的事都會歸類為我要做的事,即便我個性內向到不行,即便我有電話恐懼症,我還是得邊發抖邊努力做,為了生存,生命真的會自己找到出路,原本不行的事,突然也開始漸漸的可以了,以前的我總說「我才不要當業務」,後來我才發現業務能力真的十分重要,甚至是任何工作的基礎,這樣又過了三個月,我開始確定接案的費用足夠支付夥伴的薪資,而且我的夥伴工作能力這麼出色,不創業真的太可惜了,這樣的天才,如果一直埋沒下去真的太可惜、太可惜了,所以我就趁著外訪再回家在路上,我打給了我的夥伴,跟他說「我們來創業吧!」。

「不要」,這是我的夥伴第一時間給我的回覆,果然創業這條路真的不好走啊!回家告訴我爸媽我的決定後,爸媽也極度反對,正當在燒腦想說該怎麼辦的時候,我收到了雅虎、PCHome與yam天空的入取通知,老天爺真愛捉弄我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