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的組成

在上班時期過度認真的我把我的右手徹底弄壞了,現在每天用電腦超過兩小時就會開始疼痛,一開始還忍得住,但後來已經是痛到無法可忍,得吃止痛來藥來處理的狀態下,全職Soho的時期我就找了實踐大學的學弟,來當固定前端外發,我又從客戶那挖了一個牆角來,可以尼補我對於社交行為的經驗不足,就這樣原本都是固定外發、固定配合的團隊,運行了幾年後就,真的去做商業登記,於是品禾全端網路工作室就誕生了。但在真的在做商業登記之前,我其實花了很多力氣再跟我爸媽解釋我到底在幹嘛。

叛逆的孩子

我的工作,說穿了就是簡單三個字——「做網站」,在我爸媽的眼裡我總是在玩電腦,對他們來說玩電腦就是一直在打電動,然後打著打著就有薪水可以領,我總是把時間花在電腦上,也是全家唯一一個大學畢業的孩子。上一代的爸媽總是非常的傳統,就希望兒子們可以做出一番事業,而身為女兒的我,不要搞什麼亂子,好好長大、好好工作、好好聽話、好好嫁人、好好生小孩、好好顧好家庭,然後就這樣到老......但我原本就不是什麼聽話的孩子,我也出乎意料的愛亂搞,不管爸媽生氣多少遍我依然故我,因為我覺得開心很重要,日子一天一天過,開心的過也是過,難過的過也是過,那為什麼不選擇開心的過呢?更何況我已經是大人了,我應該有權替自己的未來做打算,我也相信我自己有那個肩膀可以扛起自己的未來,但爸媽反對我創業這是要怎麼辦?

與父母溝通

這時我腦袋裡想的是如果連自己的爸媽都說服不了,我要怎麼讓客戶相信我很專業?而我爸媽反對的原因是什麼?想來想去不外乎就是擔心我餓死,覺得上班比較穩定,沒有必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所以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先讓我爸媽搞懂我的工作是什麼,然後我真的可以賺到錢、可以養活我自己,而且我創業的風險很低,失敗率真的不高,即便風險低、失敗率不高是假的也要先找到有力的證據,半哄半騙先過這關再說。身為天秤座的我,好處是我很衡量輕量,在說服爸媽這件事上我選擇各個擊破,其中最重要、首先得說服的肯定就是我爸了。

核心價值

我花了一整晚在跟我爸解釋我到底在做什麼,我爸的個超過四十年經驗的水電工程師,他大部分做的都是新建案,接觸的都是最新的水電工程技術與知識,而且大部分的技術與知識他都必須靠自己去思考,並且自學而成之後再教給其他較為年輕的工程師,所以我爸的口頭禪是「要用頭腦」跟「我來想一下」,對我來說我爸就跟有了瑞士刀就很萬能的馬蓋先是一樣的,而這四十幾年的經驗對我爸來說他只是在蓋房子嗎?房子除了遮風避雨還能幹嘛?除了遮風避雨還能在冬天帶來溫暖,在夏天帶來涼爽,所以我跟我爸解釋他的工作的價值是帶給這些有房子住的人「最平凡的幸福」,而這種幸福是一切的基礎,我在做的事情就是把我爸蓋房子這件事虛擬化、數位化,而我的成果並不是最平凡的幸福,而是讓大家在做的事情更有價值,所以我的公司的核心價值是「透過網路創造更多價值」,也就是說如果你的價值是一百萬,我就可以幫你變成兩百萬、三百萬,以前這種效果是透過電視、報章雜誌做廣告,把品牌打出去讓大家有印象,所以你買保溫杯會買象印,買電熱水瓶會買虎牌,買熱水器會買櫻花,就連馬桶都要指定劉德華代言的和成衛浴,但是電視、報章雜誌都些都是傳統作法,我現在做的是網路的、數位化的、年輕人更愛看的,最重要的是電視、報章雜誌都有時間性,但網站是24小時、365天隨時都在的,那為什麼我要做這個?因為我從國中就開始學習,我也得了一些國際的網頁設計獎項,所以我證明我在這個領域我是專業的,不會輸給經驗四十年以上的爸爸,最後我爸媽終於搞懂我在幹嘛了,現在親戚問起來我在做什麼行業,我爸媽都會說網路廣告業,不見得完全正確,但也八九不離十了。

公司命名

在爸媽看到我解釋時眼神發出的光芒,還有我認真的態度,他們也知道沒辦法阻擋我了,於是我爸媽找了他們的會計師,協助我完成商業登記,並且千吩附萬交代會計師,只能讓我做最普通的商業登記,不能做其他的事情。然後在公司命名的部分,因為我也實在沒有頭緒,就跑去找了朋友在算命的父親幫我挑幾個字,最後我拿到一張粉紅的紙,上面就是一堆中文字,我也不知道要選什麼才比較好,想當然而我跑去問了開業四十幾年的爸爸,沒想到我爸爸連看都不看只說了一句:「你就挑筆畫最少的就對了,不然你以後光寫公司名字你就會氣死了」,於是,品禾全端網路工作室就這樣誕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