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的發生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工作室面臨關門危機,居然是因為全球肺炎病毒影響的緣故,第一我不是做吃的或旅遊的,第二大家還是每天都在上網看網站、看文章,第三我是做網路的不是靠店面來客量或翻桌率過活的,但我真的沒有想過我有一天會因為如此而跌落谷底。

身為本工作室最重要的腦袋,一個決策的決定者與執行者,我做了一個非常危險也不理智的行為,那就是我們的客戶數一直維持在五根手指可以數完的數量,而其中一個客戶就佔了工作室整年營收超過60%,這只是我評估的數目,我不敢細算,只因為怕比例更高。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失去了這個客戶,大我們可能得面臨到關門大吉的地步,身為一間的公司的老闆,這絕對是非常不理智的行為,也是千不該、萬不該的行為。

為什麼我會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因為這個客戶第一次讓我們工作室真的認真的發揮了專長,雖然還不到我會的全部領域,但從客戶的業績提升好幾倍到得了網站設計獎,這些種種的肯定,是我們第一次覺得我們真的很明確的幫助到了客戶,我們運用我們的專業,也實際發揮了出來,真的完全符合想要「透過網路,創造更多價值」這樣的理念,所以一直以來我們都把這個客戶的網站當成我們自己的孩子在照顧著,六日夥伴們也不敢真的放假,深怕有個什麼緊急需要可以立馬支援。

網站對我來說......

我有多愛網站?我深深覺得我是個網站痴來著,認真的打造網站的每一個環節,包含付款流程等等的使用經驗,並且實際開發做了出來,由於網站結構很好, 所以很多關鍵字都排名在搜尋結果頁第一頁,甚至很多都在前三名,發現網站效能可以提升,我們也會主動開發更新、升級程式,甚至為了讓網站服務更加穩定我們還開發了一個監控系統,可以在網站主機出問題時立馬通知相關人員前往修復,而不是等客戶發現網站打不開再通知我們。這些付出與心血,絕大多數都是無償的,我們的認真窗口也看在眼裡,也真心覺得我們是個很棒的團隊,以至於後來窗口都變成了朋友,偶而一起聊天一起討論養貓的事情,真的很開心,大家也都做的很有成就感,這也是為什麼我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原因。

谷底前的徵兆......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隨著窗口離開,新窗口開始要求我們全部都跟總部「一模一樣」就好,不需要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需要花什麼心思,因為只要跟總部「一模一樣」就好,於是我們剛交出去的設計立馬被全面打翻,而那些設計稿都還是已經完稿進入開發階段,在開發階段要臨時全部調整,真的讓整個團隊人仰馬翻,但即便中途這樣的一個回馬槍,我們也沒有延期,準時上線,後續的其他新開發時程也隨著一個個的「特急件」不斷的打亂時程,就算我們用了版本控制,這些「特急件」還是如雪片般飛來,很多時候我們頁面跟功能都已經開發完成,但客戶的資料根本還沒齊全,為了確保網站上線沒有問題,我們建立了開發面檢驗流程與專案面檢驗流程,同一個東西來回檢查好幾次,但程式這種東西,我想天底下沒有任何一個工程師敢跟你保證它不會有bug,更不可能有一間網頁設計公司會跟你保證頁面上的文案上線都百分之百不可能有問題。

滾落谷底的必然

在小的錯誤在危急的時候都會被放大最大,即使是我,我想我在放大鏡的檢驗下肯定也會有問題,就算是在測試中,只要測試過程有任何問題都會被要求要解釋,得保證不會再出一樣的錯誤,得想辦法讓測試的版本也要百分之百完美,窗口收到的東西就是要百分之百正確。窗口的工作不再有「檢查」這個項目,內容正確與否的責任都歸屬在我們,即便網站上的文案是客戶提供的,即便我們收到的資料是有錯誤的,我們也要想辦法變成對的,但我真的不是神,我也不可能知道這些東西到底對不對,能把客戶的網站當成自己的來做,我覺得這樣的匠人精神再做網站已經是很難得可貴了,更何況是這種開發事宜上,就算是德國的完美工藝、日本的入魂精神,還是有一些事是避免不了的。

因為全球疫情關係,餐廳關了很多間,就算是王品這種大型餐飲連鎖店,也要想辦法靠外送殺出一條血路的環境下,大家的業績都在往下掉,除非是防疫相關產業,否則只要跟人有關,肯定都是業績連掉好幾成,在業績達不到的狀態下,我們就算再怎麼熱愛我們替客戶做的這個網站,用再多的心思、再多的熱情,我們也免不了被替換的下場,當夥伴們一個一個知道實情的當下,大家都很失落,都想問為什麼?我們到底哪裡還可以更好?我們到底還有哪裡不足?前窗口也安慰我們,告訴我們:「你們真的很優秀,這真的不是你們的錯」。而現任的窗口也在隔天跟我們說了:「你們就是運氣不好而已」。我好想知道為什麼明知我們很好,我們不錯,我們也很認真的狀況下,還要這樣對我們?這真的是運氣不好而已嗎?

到現在,我還無法從這件事平復。我想,這件事會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裡吧?對我來說,每一個網站都是我們的孩子,每一次的失去,都是骨肉分離的痛——這就是我的心情。我是真的很認真的在做網站,認真的愛上自己做的網站,認真的高興我們做的網站很棒,認真的認為我們替客戶帶來了更多價值⋯⋯但,屬於我們的那個部分呢?我還在尋找著。